莫斯科不相信眼泪那一夜

  有一天,还是在思南路的顶层大屋,当我为卡佳胡诌穿越到1789年法国大革命遇见丹东和路易十六时,听到了敲门声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平常除了我,不会有任何人来敲她的门。是我替她开门的,外面是个老头,估计有七十岁了。他报出了卡佳的真实姓名,问这是她家吗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是的。
莫斯科不相信眼泪那一夜
ZV3好3g励志网
  太好了,你妈妈在家吗?当他摘下眼镜,我才明白,他把我当做了卡佳的儿子。不过,我妈妈可比卡佳年轻二十岁呢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是谁啊?卡佳出现在了门后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他看着她,一句都没有说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她也看着他,皱起眉头,咬着嘴唇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卡佳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令人意外,他说出这个名字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你是谁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卡佳问他,老头的眼角抽动,强忍着不在我面前失态,轻声回答,格奥尔基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瞬间,我明白了什么,把门口的灯都打开,想看清楚老头的脸,发现他很像一个人——我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不,是我很像他,眼前的这个老头,仿佛四十年后的我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他就是格奥尔基?1958年,在莫斯科,卡佳深深喜欢过的男子,在巴黎公社发动机厂实习的中国电工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但我很紧张,慌张地躲藏到墙角,注视着卡佳的表情,她看出来了吗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卡佳依旧沉默不语,盯着老头的脸盘,反反复复,看了又看,就差拿出放大镜了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老头站在门口问,卡佳,你还好吗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卡佳不响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他接着说,1958年,你离开了莫斯科,我一直很想再见到你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两年后,中苏关系恶化,他才卷铺盖回国。那时候,我们国家紧缺技术工人,因为在苏联的发动机工厂工作过,他被调去了军工系统。在西北沙漠的深处,生产第一代弹道导弹。这是一项绝密工程,仅次于原子弹,所有人都不能与外界来往,家里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?他也联系不到卡佳。后来他成了工程师,成为我国导弹事业的功臣。他在西北基地结婚,生了一对儿女,一直干到光荣退休。去年,他的妻子过世,儿女也结婚了,他自由了。于是,老头通过各种关系,找到了这里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他是格奥尔基,而我是格奥尔鬼,很抱歉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怯生生地看着卡佳,准备悄悄溜号,让他们两个人独处,毕竟已互相寻找了四十多年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但,卡佳却摇头说,我不认识你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她说的那么冰冷而绝决,让人望而生畏无法抗拒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卡佳,不要这样对我,不要……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老头才说了半句话,卡佳就赶他走了,大声叫喊起来,你是个冒牌货!真正的格奥尔基在这里——她用手指着我的鼻子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你说什么?这个年轻人是我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请不要再来骚扰我了,不然我打电话报警!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话音未落,卡佳已强行关上了房门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而我不知道说什么,她一个人缩在沙发里,随意地翻着几本书,连眼镜都没戴上,想是一个字都没有读进去。我走到窗边,看到楼下的老头仍然徘徊,不断抬头仰望这扇窗户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再见,我要回1959年的莫斯科去了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告别卡佳,我冲到思南路路,看着那个四十多年后的我。我那架势像是要打人,但他并不害怕,挺直胸膛看着我。我羞涩地说,对不起,她的记忆出了些问题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你是谁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是你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嗯,看到你很亲切,真的很像我年轻的时候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是冒牌货,你才是正版,我向你道歉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老头从兜里掏出个信封,里面装着一根女人的头发丝,说这是在1958年的莫斯科,她最后送给他的东西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你要我拿上去再跟她说说吗?也许,她会想起来的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哎,不必啦,谢谢你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谢我什么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明白了,年轻人,那个真正住在她心里的,是四十多年前风华正茂的实习电工,是在莫斯科河冰面上跟苏联人打架的年轻的中国人,而不是现在快要七十岁的老头子。那时的我,和现在的我,对于她来说,早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。而我和她,唯一共同拥有的,只有记忆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是啊,他和她都有记忆,但是我没有,或者说,我没有她最美的时光的记忆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老头离开了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想他再也没有回来过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这年十二月,我的工作调动了,因为写作引起领导关注,我被调离基层的邮政局,来到四川北路的邮政总局,在机关里编写邮政史和企业年鉴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对于卡佳来说,来自1959年的莫斯科的格奥尔基,突然在时间隧道中消失了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也许,这对于老太太来说很残忍,但我不能再继续伪装下去了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隔了半年,进入盛夏时节,漫长的“非典”灾难消退,我才再去看望她。我会直截了当告诉她,我不是她的格奥尔基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但家里没有人。我到处找她都没有消息,邻居说她失踪三天了,许多老年人就是这样走失的。我有个表哥叫叶萧,是个很厉害的警官。通过他的帮忙,我查到卡佳的身份证被人使用过,购买了上海飞兰州的机票,刚入住当地一家宾馆。难道有人盗窃了她的身份证?还是更可怕的事?叶萧帮我询问兰州警方,确认入住宾馆的就是老太太本人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打电话到宾馆房间,恰好她接起电话,告诉我,他死了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谁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格奥尔基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的脑中掠过那张四十多年后自己的脸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原来,卡佳是去参加葬礼的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去找她,也买了张飞机票去兰州。参加追悼会的有老头的子女,已是儿孙绕膝,还有军工企业的领导,多年的老同事们。但没有人认识卡佳,她独自穿着黑纱,站在一堆花圈外面。西北风吹湿了她的眼睛,遗体被推去火化时,卡佳远望着他窃窃细语——你知道吗?我找你找了多久?我找你找了多久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她又用俄语说了一遍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再见,格奥尔基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一年前,当七十岁的他,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,卡佳就已明白,她的格奥尔基回来了。老头说的都没错,但此时此刻,怎及得上彼时彼刻?年华这东西,就像人死不得复活,满头白发不可能恢复三千青丝。她心里透亮得很,我们都回不去了,不如,还是让这老头子,别再折腾,好好过日子吧……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所以,卡佳的记忆并没有错乱,精心伪装的人不是我,而是她!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她只是为了让自己相信,格奥尔基当年所说的时间旅行,是真实发生过的,他一定会穿越时空来找她,索性将计就计演了一场戏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是我被她骗了,我才是个傻瓜呢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其实,当我假扮成格奥尔基的时候,她只要跟我说两句俄语,就必然会露出马脚……但她自始至终跟我说中国话,尽量避免任何俄语单词,哪怕是个地名和人名,除非达斯维达尼亚或达瓦里希。对啊,当我们说到往事,凡是我无法圆谎之时,她都会主动扯开话题,让我避免尴尬露馅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护送卡佳飞回上海。在祖国的蓝天上,老太太向我承认,当她刚认识我,第一次在我面前发心脏病,让我给她拿药吃硝酸甘油片,竟然也是假装的。那也不是硝酸甘油片,而是糖片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她只是始终在等一个人,等二十多岁的格奥尔基,等头发乌黑的年轻电工,等他沉默时的眼角,等他最美的时光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以为她会哭,但没有一滴眼泪。卡佳应该荣封奥斯卡影后,同时拿下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奖,难怪是莫斯科电影学院的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说实话,我应该对她有所怨恨,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,我却怨恨不起来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但我没有再去看过她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时间,却像翻书一样快啊,刷刷刷过去了十多年。我早就从邮政系统辞职,自己开了家文化公司。我依然保持每天都写小说的状态,虽然比不过网文大神们,但旺盛的写作欲望从未变过。而在我的书架上,还有当年卡佳送的书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唯一小小的遗憾是,我还没去过莫斯科,尽管我的书在那里翻译出版过。如果我有机会去莫斯科,我会去一个地址——卡佳的明信片里所写的,每个星期都要投递到那里,收件人的名字叫格奥尔基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2014年,初秋的一夜,乌鲁木齐的地下通道,听完流浪歌手的吉它弹唱。我忽然,很想给一个人打电话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但我没打通她家的电话,也许是搬家了?换号了?还是那栋老洋房被拆迁了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回到上海,我才听说——卡佳死了,在一个礼拜前,享年七十九岁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回来晚了,没能送她最后一程,已被火葬场烧了。整理遗物过程中,我发现一个白色信封,上面写着我的名字。打开只有一根头发,银白色细细的长发——这是她最后的希望,如果我能还能找到1958年以前的她的话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信封底下压着一张VCD:《莫斯科不相信眼泪》,十多年前我从大自鸣钟盗版碟市场为他买的。我坐在卡佳的沙发上重新看了一遍。上次跟她一块儿看没啥特别的,而今我独自在这间顶层大屋,看到片尾的女主角卡佳,对着昵称为果沙的格奥尔基,反复说了两遍“我找你找了多久啊?”我已哭成了狗,不好意思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“万事并非与生俱有/莫斯科不是一天建成/她被烧毁过很多次/她在废墟中长大/树木向天空伸展/因为它们相信天空/而天空相信热情/相信这善意的大地……”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网上的片尾曲歌词的译文,我在电脑上听了许多个日日夜夜,闭上眼睛,仿佛回到二十岁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能在那个年纪,遇见卡佳,是我一生莫大的幸运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卡佳去世的一周年忌日,我回到思南路上,那栋洋楼的顶层早已换了主人。我把车停在路边,独自在梧桐树下漫步。阿娘面馆早已搬到对面,我常给卡佳买东西的烟纸店变成了房产中介,只有我上过班的邮局没变。如果她还活着的话,我想带她去国泰电影院,我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又快公映了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忽然,从卡佳住过的小花园里,有个男人像风一样冲出来,正巧撞在我身上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他大概二十多岁的年纪,很客气地向我说对不起。我发现他长得跟我很像,简直像失散多年的同胞弟弟。他穿着土得掉渣的工装服,皮鞋也是那种土黄色的老货,发型像从博物馆里出来的。他小心地张望四周,向我问道,今年是哪一年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2015年,公元后,我很耐心的回答。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他掐着手指算了算,嘴里念念有词,糟糕,时间又算错了,这么说来,她已经八十岁了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我问他,你找谁?ZV3好3g励志网
ZV3好3g励志网
  请问你住在这里吗?是否认得一个女——是老太太,她叫……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